道教炼丹术及其科学遗产

道教炼丹术及其科学遗产

帖子bbsadmin » 9月 13th, 2011, 11:47 am

道教炼丹术及其科学遗产
陈彤

道教炼丹术是道教的重要法术。“道”是道教之根本信仰,修道是实现道教信仰的基本途径。道因术显,术因道成,道术是道教的基本组成部分,也是道教的主要特征。道教兴于黄老之学,吸收方家之术,形成于东汉末年,历经近2000年的发展,成为中国人的基本思想信仰之一。国人的行事往往是外儒而内道,故有“中国之根柢尝在道教”之说。

在道教创设与发展过程中,历代高道创道理、立道规、阐道义、释道疑、行道术、度道众,令道教深植于中华传统文化之中。作为宗教信仰,道教在构筑“道”之终极信仰的同时,也提出了实现信仰的“得道”之途,即信众凡人可经修炼而得道,得道而为仙。积德行善、持戒诵经诚为得道修炼之一途,服食冥想、存思炼化也是长生成仙之一径。虽然道术林林总总,然殊途同归修道成仙实为道教徒之最高追求。炼丹术作为实现长生久视之术一直在秦汉之际方士中流行。道教崇尚:“我命在我不在天”,炼丹实是最好的自己主宰自己的方法,炼丹术之滥觞可谓意料之中。

究其本意炼丹术其实是采五金八石之精,盗天地日月之机,炼长生不死金丹之术。道教炼丹术依其修炼的目的分为金丹和黄白两类。金丹意为行九转炉火之术,炼金石丹药而为还丹金液,服食长生之法;黄白是指冶药金、药银之法。唐宋以降,以人体内的精、气、神为药物炼制仙丹的内丹之学大发扬,以矿物原料炼制金丹的法术也被称为外丹术。

内丹术形成以后,丹家将炼丹术分为天元神丹、地元灵丹、人元大丹。其中天地二丹为外丹,人元大丹为内丹。

本文中之道教炼丹术特指外丹黄白术。

一.道教炼丹术之发展史略

炼丹术就其技术层面而言其实是中国古代冶金,制陶等工艺发展的产物,周代的《考工记》记载了商周时期在青铜与合金冶炼铸造方面的高超工艺,因此炼丹术发端时的工艺基础及其深厚。

1.道教炼丹术之肇始
秦汉之际方仙道流行,寻访仙山、仙人的方士层出不穷,方士李少君曾向汉武帝刘彻敬献长生之术,据《史记》《封禅书》记载:“少君言上曰:祠灶则致物,致物而丹砂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而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封禅则不死。黄帝是也。”“于是天子始亲祠灶,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而事化丹砂诸药剂为黄金矣。”这是目前所知史籍中最早有关丹砂化金的记录,通常也将其作为炼丹术之确切的初始时期。

其后有淮南王刘安曾聚集大批方士为其试演神仙黄白事。及至东汉,魏伯阳、张陵、狐刚子、阴长生等众多道士仙人,于炉火实践之后,将有关炼丹心得付诸文字,著成丹经道书。《太清金液神丹经》、《黄帝九鼎神丹经》、《三十六水法》和《周易参同契》即为该时期之主要炼丹著作。这其中《太清金液神丹经》和《黄帝九鼎神丹经》开火法炼制神丹金液之先河;《三十六水法》则行水法飞炼石药为金液之始祖;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则熔“大易、黄老、炉火”于一体,被尊为“万古丹经王”。伯阳以焦氏易说,图谶之学,黄老之辞阐丹道之理,更用天文、历算之学,兼文辞古奥,因此向来被认为艰深难解。各家评注,众说纷纭,或云其为外丹之冠,或云其为内丹之圭臬,或云其为房中之秘笈。

总结炼丹之学初兴之时期的基本状况,我们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首先炼丹的原料主要是丹砂、水银、铅等,由于当时对金属及化合物的物性变化只有表面的了解,因此,类似水银这种液态金属因其所具有的特殊的物理性质而被神化了。同时上述这些丹药由于在炼丹炉火的有限温度区域即可以发生化学变化,因此实现之手段在当时的条件下也具有便利性。其次,炼丹术的隐名传统就此形成,无论是药物,抑或鼎器,进而炉火时辰,均以隐名代指,丹道就此戴上了神秘的面纱。第三,初步奠定了遵循易学规律,符合天地日月运行的道教炼丹术之基本理论架构。

2.道教炼丹术之发展
魏晋南北朝时期道教炼丹术因葛洪和陶弘景两位大家的出现有了长足的进步。葛洪是道教史上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抱朴子内篇》被誉为仙学之大成,其中《金丹》、《黄白》两篇向被认为炼丹术史上之重要著作。葛洪及其推崇还丹、金液之法,在《金丹》篇之始即云:“余考览养性之书,鸠及久视之方,曾所披涉篇卷,以千计矣,莫不皆以还丹、金液为大要者焉。然则此二事,盖仙道之极也。服此而不仙,则古来无仙矣。”其《金丹》篇中记载了三十余种丹方,《黄白》载有七种炼药金、药银的黄白之法,相较早期的炼丹术著作领域有了很大的延扩。葛洪提出了“假求于外物以自坚固”的炼丹理论,丹道的原理也渐发展起来。

另一位大道士陶弘景亦为炼丹史上的重要人物。陶弘景素有“山中宰相”之称,其著有《合丹药著法式节度》、《集金丹黄白方》、《炼化杂术》和《太清诸丹集要》等外丹著作。史载其于茅山山中曾进行二十多年的炼丹活动,《南史》《陶弘景传》载其为梁武帝炼丹:“弘景即得神符秘诀,以为神丹可成,而苦无药物。帝给黄金、朱砂、曾青、雄黄等。后合飞丹,色如霜雪,服之体轻。及帝服飞丹有验,益敬重之。”虽然陶弘景的炼丹著作现已失传,但还是有很多内容被后世丹家记载下来。

在道教炼丹术的发展时期,丹道理论开始有了发展,炼丹的程式趋于规范,作为道教之法术,在证道的同时也愈来愈体现宗教的神圣性。无论是禁忌、堪舆、发炉、醮祭、服药均有规定,已然成为素心人之神秘事矣。

另魏晋时期服药之风盛行,名士望族以服食“寒食散”(也称为“五石散”)为乐,因此士族服药之风与道教服丹似乎互有影响。

3.道教炼丹术之隆盛
有唐一代,皇室尊老子为先祖,道教愈发兴盛。同时士族学人对不受礼教约束的神仙世界心向往之,一时间学道修仙颇为流行,在皇家和士子的共同推动下作为长生之术的道教炼丹术达至隆盛,成为唐代道教的显学。出现了一大批从事炼丹活动的高道如苏元朗、孙思邈、陈少微、张果、梅彪等,有关外丹黄白术的丹经也成批涌现。

孙思邈向被尊为“药王”,他也是唐代最为著名的炼丹家,著有《太清丹经要诀》、《烧炼秘诀》、《太清真人炼云母诀》、《龙虎通玄诀》、《龙虎篇》等,其开以炼丹之术炼制治病之药之先河,拓展了中医丹药的制作。

苏元朗的《太清石壁记》以收集各类丹方,服诸丹法,疗病状法,丹经隐名等成为比较齐全的丹经集成之作。

陈少微著有《大洞炼真宝经修伏灵砂妙诀》和《大洞炼真宝经九还金丹妙诀》述丹道火候次第,丹药品级及丹砂化汞之术。

张果位列“八仙”,也是唐代有名的炼丹大家,有《张真人金石灵砂论》和《玉洞大神丹砂真要诀》等丹书,详论丹砂产地,品性及炼制之法。

由于炼丹术在唐朝的大发扬,丹药的运用较魏晋时期有大幅度的增加,丹药的隐名、异名也层出不穷,梅彪编著了《石药尔雅》对丹经中的隐名和异名仿《尔雅》之例而详加训释,以使丹经“令疑谜者寻之稍易,习业者诵之不难”。

唐代道教炼丹术之兴盛主要有以下特点:第一,及至唐代炼丹的用药范围日益广泛,五金八石类金石药物相比魏晋时期有大幅度增加,同时植物药物等也进入丹方;第二,炼丹的设备进一步发展完善,铁釜及水火鼎器,各种形式的丹炉纷纷被研制出来,丹皿器具的发展也保证了炼丹工艺的完善;第三,金丹与黄白趋于分化,以盈利为目的的炼制药金药银活动也相当流行;第四,出现了系统化的炼丹理论,形成了以《周易参同契》为基础的基本理论体系,出现了硫汞派和铅汞派等炼丹理论派系。

在外丹黄白术蓬勃发展的同时,道教炼丹术也开始进入由外丹向内丹转化的重要时期,据《罗浮山志》记载:“(青霞子苏元朗)隋开皇中,来居罗浮……乃著《旨道篇》示之,自此道徒始知内丹矣。”这是最早的关于内丹的记录。此时炼养之术似乎还是内外丹并行,当时的丹经《通幽诀》云:“气能存生,内丹也;药能固形,外丹也。”

丹道的发展由外而内,主要是由于外丹所用的铅汞之类药物均有大毒,在唐代服丹中毒的事情屡屡发生,引起社会的警觉,烧炼外丹之事渐渐衰落下去。另外烧炼外丹也确实耗资不菲,晚唐随着社会财力的衰退,对外丹的支持也难以为继了。

4.道教炼丹术之衰落
内丹之学于唐代逐步兴起,到了宋元内丹术趋于成熟。内丹修炼借用外丹术语,鼎器、药物、火候等风行于内丹著作中。而外丹之学渐显颓势,但修炼外丹仍有传人。出现了有关外丹术的集成性著作,作为对外丹术的总结。独孤滔的《丹方鉴源》实为炼丹药物的总结性著作,已能按基本的化学性质对丹药进行分类。吴悮的《丹房须知》则对炼丹时筑坛择址,丹鼎釜器等均有细论。另有《诸家神品丹法》、《金华冲碧丹经秘旨》《庚道集》等重要丹经问世。宋元时期中国的手工艺技术高度发达,因此,炼丹的鼎器也都设计精妙,有关蒸馏器具也在当时出现。
明清时期,内丹学在道教中占据统治地位,外丹之学也只能依附内丹而存在。虽有炉火之事,但口传心授的炼丹之学,令其越来越小众,外丹术已是强弩之末矣。

二.道教炼丹术之理论基础
长生飞仙是道教的基本信仰,实践信仰也是教徒的基本要求,作为道教方术,炼丹术真意在于希望通过人工炼制金石之药,改变金石之性,使其成为固化了“道”的长生不老之药。

“假求外物以自坚固”是炼丹术成立的基础,《抱朴子内篇•金丹》:“夫金丹之为物,烧之愈久,变化愈妙。黄金入火,百炼不消;埋之,毕天不朽。服此二物,炼人身体,故能令人不老不死。此盖假求外物以自坚固,有如脂之养火而不可灭,铜青涂脚,入水不腐,此是借铜之劲以扦其肉也。金丹入身中,沾洽容卫,非但铜青之外傅矣。”丹家相信服食不朽之物,可将其抗蚀之性能移入体内,使生人也拥有这种天年长寿、坚固不腐的功能,如此则可达生命永驻,登仙度世的目的。魏伯阳所说的:“金性不败朽,故为万物宝,术士服食之,寿命得长久。”也体现了这一观念。

其次,天地万物皆可变化也是炼丹术的基本思想之一,葛洪在《抱朴子内篇•黄白》中说:“变化者,乃天地之自然,何为嫌金银不可以异物作乎?譬诸阳燧所得之火,方诸所得之水,与常火水岂有别哉?”“铅性白也,而赤之以为丹。丹性赤页,而白之以为铅。云雨霜雪,皆天地之气也,而以药作之,与真无异也。”葛洪认为人工可以合成自然物质的变化观,成为其烧炼金丹的基本依据。为什么金丹可成?因为万物可化。通过炉火之事,可以使物质循环转化,因此也赋予炼丹术超自然的神学力量。而丹家们对自己改变自然的能力也深信不疑:“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抱朴子内篇•黄白》)

上述的基本思想也可以认为是丹家的根本信仰,因为相信可以“假外物以自固”,所以服食还丹金液才会有效,此乃炼丹术的指导思想;因为认为“万物可化”,所以炼制金丹才成为可能,实为炼丹术的行动准则。

1.合天地自然规律的还丹理论
作为道教的法术,炼丹术的理论是在道教的时空相对论的基础上构建起来的,因为道教的时空是不均匀的,“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仙界与现实的时间是不同的刻度标尺。天上仙界与人间世界的空间位置的不同,时间的标定也不同,因此丹釜中药物变化过程相对时间的缩短,才使服用金丹之人的寿命延长。缩短与延长的统一,实源于道教的时空相对论。源于《参同契》的“大易丹道”就说此事,大丹须四象齐全,五行气足,运火一年,方才成熟。那么为什么要一年哪?因为一年十二月,一月三十日,一日十二时,共四千三百二十时。丹家行炉火之事,炼制还丹,是因为存在上界仙真方能服食的“自然还丹”,《丹论诀旨心鉴》云:“有上仙自然之还丹,生太阳背阴向阳之山。丹砂皆生南方,不生北方之地。自然还丹是流汞抱金而孕也。有丹砂处皆有铅和银。四千三百二十年丹成。”然而丹家临炉炼丹,以人间炉火仿自然圣火之造化,在丹炉中浓缩时间,再现自然还丹的过程,已成不死之仙丹:“金丹是日月运动自然成丹。因燧人改火,后圣用之,同于天火之造化。”“后圣用火喻爻象,月计三百六十时,年计气候四千三百二十时,合四千三百二十年。喻合天符,自然还丹。”(通幽诀))。用丹炉里的四千三百二十时,夺天火造化四千三百二十年,道教的时空相对论在炼丹术中体现出来。

早期丹经偏重于丹方记录,炼丹理论薄弱,唐代以后炼丹术大发展,引证《周易参同契》阐释丹道理论得炼丹著作纷纷问世,炼丹术的义理之学逐渐完善。基于传统的天人相应宇宙论,丹家认为所用的炉鼎器具就是一个缩小的宇宙,《九转灵砂大丹资圣玄经》:“大丹炉鼎亦须和天地人三才、五神而造之”,“鼎有三足以应三才,上下二合以象二仪,足高四寸以应四时,炉深八寸以配八节,下开八门以通八风,炭分二十四斤,以生二十四气,阴阳颠倒、水火交争,上水应天之清气,下火取地之浊气……”以其小宇宙来实现天地变化的所有玄机,如此盗天地日月之机而炼出的仙丹,自然可以食之而长生成仙了。

丹经用药也需应天上星宿。《太清石壁记》中“五石丹方”曾如是说:“五石者是五星之精,丹砂,太阳荧惑之精;磁石,太阴辰星之精;曾清,少阳岁星之精;雄黄,后土镇星之精;礜石,少阴太白之精……服之令人长生度世,与群仙共居。”《太清金液神气经》所载“太玄清虚上皇太真玄丹”则有:“(用药)凡二十八物,象二十八星宿之灵符也”。《九转流珠神仙九丹经》载“淮南神仙方”用药“凡七物,上应北辰七星,日月、五行具在此中矣。……故服之合以六律,上应七星”。

在缩小的“宇宙”的炉鼎里,以符合“自然”的方式浓缩造化时间,炼制上应“天上星宿”的丹药,如此炼得的金丹,自然同上仙所服食的自然还丹一样,服之而得永生了。太上曰:“道法自然”,所言极是。

2.行临炉炼丹火候的天符之说
炼丹之道取法于自然,丹家认为临炉火候也至关重要,《诸家神品妙法•金丹秘要参同录》尝指出:“万卷丹经秘在火候。”“凡修丹最难于火候也。火候者,是正一之大诀。修丹之士若的其真火候,何忧其还丹不成乎?”

所谓火候,乃丹炉温度控制之法,其根本在于要依时调整炼丹所用炉火的大小,即临炉丹火的变化必须与天符运行相契合。“天符者,信也。能发泄万物化生而成形,运动反本而成精”(《还丹肘后诀》)。炉火变化合天符之运行,即所谓“直符”。《通幽诀》云:“日月四时直符循环,一如车脚,运转阴阳,成数造化,载运万物,故在律纪。”一年十二月通于十二消息卦,一卦有六爻,应对于一月之六候,一候为五天,每月炉火按卦爻变化来控制进退,此谓“用火喻爻象”。《还丹肘后诀》对炉火变化之直符有详细的解释:“直符法喻:如十一月建子,阳气始生,夏至一日阴气始生,是天地阴阳进退一年十二月用事也。一月故有六候,直符潜伏,五行出没,交会刑尅并在其内。”丹家发炉炼丹须以十一月为丹炉举火第一月。“初候发火用二十四(两)〔铢〕火,为一爻也,以法二十四气。守至二日半加一爻,至五日为一候也。以次用火加爻。每月有六候,常至第三候六十时下与第四候三十时上并武火处,其火斤两进退日夜须别添熟(火)〔炭〕,常令露火面,即候本斤两〔数〕也。其直符九个月半毕后,则常取第九月火候爻象法则进退斤两为定,不论年月远近也。”丹家相信,经过十二个月的大周天之炉火造化,金丹自然可成。

细究“天符”火候之论,实源起于《周易参同契》:“圣人不虚生,上观显天符,天符有进退,詘信以应时。”因为用火之道实际事关炼丹之成败,细察其在炼丹过程之运用,可以发现,丹家运用之根本还是在于合天地自然之规也。

3.丹药配伍之相类之学
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是道教宇宙生成论之根本。“道”生混沌之气,此气分化为阴阳二气,二气交感产生第三种“和”气,阴阳和“和”相互作用生成万物。万物皆有阴阳,阴阳相互联系和制约,达至平衡状态。

阴阳之学及其从属的五行之论是中国古代一切学术之基础,道教炼丹术也不例外地以此为基石。《云笈七签》卷七三《大还心镜》:“一金一石谓之丹,亦合天地也。”“如丹唯一阴一阳,龙虎二物”。《通幽诀》云:“诀曰:一阴一阳之为道,一金一石之为丹。石乘阳而热,金得阴而寒,此乃魂魄相应,理势必然”。炼丹术中丹药相类配伍的学说,也是以阴阳五行之学为基础。《周易参同契》一向主张炼丹的药物要同性,同类:“以类辅自然,物成易陶冶”。“杂性不同种,安肯合体居”。而《太古土兑经》进一步将丹药做了类性的划分:“金银铜铁锡谓之五金,雌雄硫砒名曰四黄,朱汞鹏硇硝盐矾胆命云八石。或阳药阴伏,或阴药阳治,明达气候如人呼吸,皆有节度。《张真人金石灵砂论》也论述了这个问题:“一阴一阳曰道,圣人法阴阳,夺造化,故阳药有七:金二石五。黄金、白银、雄、雌、砒黄、曾青、石硫黄皆属阳药也。阴药有七:金三石四。水银、黑铅、硝石、朴硝皆属阴药也。阴阳之药各禀其性,而服之所以有度世之期、不死之理者也。”这些论述其实就是以阴阳性类来说明,只有相类的物质之间才能发生反应,产生作用。

当然,由于中医理论的巨大影响力,丹道之用药也有以中医之“君臣佐使”理论来配伍的,:“夫大还丹用铅为主,用水银为君,硫黄为臣,雄黄为将,雌〔黄〕为佐,曾青为使。故君臣配合,主将拘伏,使佐宣通。虽用借为傍助,久久为优火灰矣。”这完全照搬了中医方剂学的配药理论。

丹药相类配伍的原则主要源于《周易参同契》的影响,但由于对于丹药性质,丹家还是各有所宗,并无统一的认识,因此在炼丹术中未成为主流理论。

三.道教炼丹术之科学遗产
冯友兰先生尝言:“道教是唯一不反对科学的宗教。”道教是宗教,其神学特质固然存在,但其实证精神也很执著。虽然有关道教的科学性问题至今学界还有争论,但对于近千年来道教炼丹实践所留下的科学遗产,已经有公允的评价,也是争论最少的。

1.道教炼丹术的化学遗产
道教炼丹术在其发生发展过程中,其基本用药始终围绕着汞、铅、砷这三大药物。前曾言及“丹砂化金”为炼丹活动之初始,继之以烧炼汞、铅为“还丹”、“金液”,就此奠定道教炼丹术金丹之基础,汞、铅成为用药主轴;雌、雄黄则成为黄白之术的神奇药物;因此道教炼丹术中以汞、铅、砷的方面的化学成就最大。

汞化学成就

在长期的炼丹实践中,丹家对汞(Hg)及其化合物氧化汞(HgO)和硫化汞(HgS)用力最勤,对它们的性质与化学变化了解非常深入。葛洪在《抱朴子内篇•金丹》中提到“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此中所描述了丹砂(即硫化汞)所发生的分解与合成反应。随着炼丹设备和工艺的发展,所谓“抽砂炼汞”的方法也愈加精妙。在《黄帝九鼎神丹经诀》、《太清石壁记》等记载的丹方中也可以还原其变化过程。陶弘景更是辨识出氧化汞与丹砂的不同,称其为“汞灰”,并指出它“最能去虱”。

有关汞的氯化物升汞(HgCl2)和甘汞(Hg2Cl2)的制备及其性质,丹家也很早就掌握了,据考证《太清金液神丹经》的“作霜雪法”以汞、硫磺、盐等合炼所得之物应为甘汞。升汞的制炼也比较早,似乎在东晋时期就已制得了。这两种丹药都成为中医药物,升汞也被称为“白降丹”,是重要得疡科良药。甘汞也叫“轻粉”,为利尿下泻之药剂。

铅化学成就

铅一向受到炼丹家得重视,是丹家极为推崇得重要五金之一。丹家对铅得化学性质也有非常透彻得了解。魏伯阳《周易参同契》曰:“胡粉投火中,色坏还为铅。”葛洪《抱朴子内篇•论仙》则有如下记载:“铅粉……化铅所作。”铅及铅得化合物一直是炼丹与黄白术得重要药物,魏伯阳与葛洪对铅与铅粉(碱式碳酸铅)之间得化学反应有非常正确得认识。

铅或铅粉在空气中加热,就可得到黄色氧化铅(PbO)-黄丹,也称为“玄黄”,进一步加热可得铅丹(Pb3O4)。黄丹与铅丹是最为丹家青睐得铅化合物,《神农本草经》云:“铅丹炼化还成九光,久服通神明。”故铅丹也称“九光丹”,被视为神丹大药。

黄丹与铅丹除作神丹及医药外,在陶瓷、泥塑、壁画等领域广为应用,黄丹一直是传统的低温釉料及制造中国玻璃的原料。铅丹则是重要的红色颜料。

砷化学成就

道教炼丹术对砷及砷化合物的研究,源于雄黄、雌黄、礜石和砒石一直是炼丹的基本原料。孙思邈《太清丹经要诀》中有“造赤雪流珠丹法”即升华精制雄黄之法。
升炼砒石及在巨釜中焙烧礜石、雄黄,则可得到砒霜,隋唐时期,砒霜进入医药之列,更名“貔霜”,谓其“性猛如貔”。《千金要方》记载:取砒霜“以甘草煎,以米饭和研为丸,服之能治疟、心痛、牙痛。”后来它成为人人皆知的剧毒药。

道教炼丹术的砷化学成就中最为令人瞩目的是单质砷的制备。经国内外化学史家的研究,葛洪《抱朴子内篇•仙药》中有处理雄黄的六种方法,其有可能已经获得过单质砷。及至唐代,孙思邈所撰的《太清丹经要诀》中记载有:“伏雌雄二黄用锡法”实际是以熔化的金属锡与雄黄相互反应,然后经高温升华制得单质砷。该法记述清晰,描述准确,可重复模拟,结果一致,因此,在唐代,中国的丹家早西方的炼金术士近600年制得单质砷,可以基本确认。

合金学成就

在道教炼丹术流行时期,丹家希转变铜、铅、锡、汞为黄金、白银的尝试构成了黄白术。虽然丹家的理想未能实现,但却为中国冶金史留下了众多的冶炼合金的成就。

在唐代,丹家用砒霜为点化药,曾制得银白色的砷白铜,丹家呼之为“丹阳银”。

丹家应该在南北朝时期,就曾获得过铜锌合金,即锌黄铜,也被称为“釪石”。这种合金色泽金黄,酷似黄金。是黄白术中最重要的药金。

在黄白术中之“药银”,主要是一些汞齐,诸如汞锡合金、铅汞合金及铅锡合金等等,由于合金成分往往取决于冶炼时投药比例,因此黄白术中的药金药银所得多多,但我们仍然可以了解丹家所取得的成就。

火药的发明

火药的发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推动力,火药的发明者和发明的确切时间目前无从查考。但最初认识到火药的应该是道教炼丹家,丹家在进行炼丹实践时,临炉摸索出丹药配方的可能性很大。唐代丹经《真元妙道要略》中记载:“有以硫磺、雄黄合硝石并蜜烧之,焰起烧手面及烬屋舍者。”“硝石宜佐诸药,多者败药。生者不可含三黄(即硫磺、雄黄、雌黄)等烧,立见祸事。”此处蜜在加热后会炭化,如此则三者共同燃烧便构成原始火药的混合物,产生爆炸。“立见祸事”,烧伤炼丹家的手脸,严重则烧毁炼丹用的屋舍。

应该在晚唐,火药的配方由丹家流入军事家之手,而用于战争,有关火药的发明及西传中外史家曾详加考辩,非常精彩。

2.道教炼丹术的医药学遗产
道教炼丹家在多年炼制长生飞仙的金丹时,于无心插柳之际,在医药学领域反而柳成行。据当代炼丹实践者,医家张觉人先生研究,目前仍作药用的丹药主要是以汞和汞化合物及硫磺为原料炼制的丹药。其中“红升丹”(主要成分为HgO),“白降丹”(主要成分为HgCl2)目前仍是外科圣药,有拔毒、去腐、生肌、敛口、杀菌之功效。

另外,张先生还介绍了丹道医家秘传的玄门四大丹的制法。有以水银、火硝、白矾、黄丹和扫粉炼制的乾坤一气丹,外用,治疗已溃未溃疮疡;其次是混元丹,其升炼方法类似《外科十三方》之三打灵丹,即供内服,亦可外用;再次是金龟下海丹,此丹炼法繁复,所用丹药众多,功能为消炎、杀菌、化腐、退管、出骨等;最后是其独家珍藏的毒龙丹,以马钱子为丹头,内服治多种疾病。

另外在中国传统中医里面,源自道教炼丹家的贡献比比皆是,历史上著名的丹家葛洪、陶弘景、孙思邈在行丹家之修炼的同时,也悬壶济世,留下众多宝贵医学遗产。

3.其他的科学遗产
道教炼丹术除了在中国古代化学,中国传统医学等方面有着辉煌成就,同时也在冶金,采矿,以及环境科学方面都取得很多成果。

最后,我必须要强调的是,在了解炼丹术之科学成就的同时,我们还是不要忘记道教炼丹术是道教的法术,它和道教是不可分割的,它不是科学,它不具备科学的实证性。它是道教神学的一部分,虽然当代道教徒不再行此法术,但其宗教遗产仍为道教所继承,很多内容也为内丹学所保留,因此,回复炼丹术研究的宗教内涵,是我们道门同好未来的主要工作。
bbsadmin
Site Admin
 
帖子: 166
注册: 3月 22nd, 2011, 10:52 pm

回到 道教修持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cron